这味道究竟有多野?

2020年07月10日 2:32:36

蘸酱菜的那个筐,可以说是来者不拒有容乃大大大,你能想到的和想不到的都可以往里装,它包罗万象,但也讲究四时风物应季而食。
不论是山野菜还是小青菜,吃得是新鲜和嫩。手心大的蒲公英,还没有抽葶开花,不会太苦。细嫩的小根蒜,蒜头刚长到小指头大小,若是再过些时日就辣了。小葱和小毛葱排排坐,微微有点甜不会辣,气味也不会很冲。红艳艳的水萝卜即使不扒皮吃起来也是甜的。这味道究竟有多野?待盛夏暑气袭来,蘸酱菜就丰富实在了起来。有当夏的黄瓜、大葱、尖椒、生菜、香菜等,最常见的就是黄瓜,顶花带刺又扎手的黄瓜,切成细长条,或者干脆掰成两段,直接蘸了酱来吃。焯熟的豇豆和蒸熟的长茄子,也可用来蘸酱吃。我喜欢在做乱炖的时候,最上层搁两个茄子,这样蒸熟后还带着油脂香。宝贝女儿你真紧爸爸要进来啦啊秋风扫落叶的时候,东北人开始准备囤菜过冬了。秋天头茬的小葱、大白菜、大萝卜和大葱,就是蘸酱的主角,萝卜切成片,白菜取菜心,大葱撅成段,还有架上最后一茬没来得及长大的小黄瓜,特别适合蘸酱或者腌制。宝贝女儿你真紧爸爸要进来啦啊干豆腐,就是东北人的豆腐干,南方叫做千张或百叶。东北干豆腐,摸起来干爽细腻,薄而清透,能透过去看字,但筋道有弹性,顺着纹路一撕便开。其他的配菜在各地或许都能凑齐,但唯有用干豆腐卷起的蘸酱菜,才能解开一个东北人的终极乡愁。
东北人不这么吃,没有木耳和胡萝卜,这种在饭店里有,看着好看,但多数是配肉酱 | 豆果美食网网友美厨妈妈
有一个关于东北话的经典例子。央视曾有一个新闻节目叫“整点新闻”,顾名思义,就是在整点播放的新闻,但是很多东北人觉得这是个不严肃的名字,“整点”在东北话中就是“整点儿”,即搞一点、弄一点的意思,中央台的节目,怎么能说“整点儿新闻”呢。
清早上火车站,长街黑暗无行人,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。
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整?宝贝女儿你真紧爸爸要进来啦啊

相关推荐

最新发布

网友热搜


文化|资讯|娱乐|教育|时尚
风水|神马|便民|社保|户口